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本站接受网友投稿,请将文章发送至tiancaijiajiao@gmail.com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心理辅导 >> 内容

我为什么总被人排挤

时间:2017-5-27 23:01:00

一、来访者情况   小唐,男,13岁,初一某班学生,中等身材,五官端正,性格细腻敏感,平时住校,每周五回家。小唐是家里的独子,来自离异家庭,母亲一人带着他生活。母亲是某事业单位的清洁工,家庭生活清贫,人际交往简单。当事人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,母亲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父亲。当事人也不敢提问太多关于父亲的信息。   二、来访者的主要问题   当事人处于青春期自我意识觉醒、形成自我概念和认同的关键时期。在关于自我描述“二十个我”活动中,自我评价消极,自我概念存在偏差,难以进行积极的自我评价。当事人与母亲相依为命,却不能坦诚沟通,各自带着自己的疑问和烦恼生活。当事人在班集体中,既想融入班级但又觉得自己不被接纳,深感困惑。当事人成绩中等偏上,没有很好的学业成就感,学习成绩的小波动会给当事人带来较大的心理波动。   三、分析与评估   小唐身体反应良好,可排除器质性病变;无家族病史;认知功能良好,求助意愿明确,人格没有发生明显变化,消极评价大多具有现实意义,排除精神病性问题,排除神经质。自我概念消极,存在偏差,诊断为一般性心理问题。   四、咨询目标的确立   通过认知疗法,让当事人了解到自己的夸大性思维,通过分析合理矫正自己的不合理信念,从而帮助当事人树立积极的自我概念。通过与当事人母亲的沟通,让当事人了解自己的父亲,实现自己的男性性别认同。   五、咨询过程   当事人既不是自己主动预约到心理室,也不是由班主任推荐,对他的咨询缘于一节课上的突发事件,有些特别。当时在上“认识自我”一课,我让学生们写“二十个我”,写完后收上来并请他们抽读任何一个本子,大家都纷纷举手,跃跃欲试,他们对同学如何描述自己都很感兴趣。   下课前的最后两分钟,一个女生抽到了一本涂掉好几个“我”的描述开始读,讀着读着,全班突然安静下来。因为这二十个关于自我的描述几乎都是否定的,而下面的人群中有一个男孩在掉着眼泪——这就是小唐。   面对这一突发事件,我有点不知所措,很显然,这极度负面的自我评价触动了其他学生,一位女生也哭了。很幸运的是,下课铃声响起来了。我大声说:“大家给他一个拥抱。”我自己也走下去,给了这位男生一个轻轻的拥抱。旁边的女生也帮忙活跃气氛:“老师,我们也要抱抱。”拥抱完这位男生之后,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大课间来找一下心理老师。”   大课间我就在办公室等他,但他没有来。第三节课下课后才来。我问他需要做咨询吗?他表示同意,于是我们将时间约在了周五放学前。   第一次咨询   小唐在周五放学如期而至,看得出来,他对等会儿要进行的心理咨询很感兴趣。他告诉我等会儿可以迟点回家,他已经向妈妈请了假。他骗妈妈说学校有活动,要迟半个多钟头才能回家。他说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和爸爸一起生活过,爸爸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直到长大以后,他才觉得自己的家庭和别人不一样,别人都有爸爸,而自己却没有。他问妈妈,妈妈回应说:“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。”小唐说自己三岁的时候看过父母的离婚证,长大后再想翻看却找不到了。现在没有和父亲家的任何亲戚来往,也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父亲。回老家时,隐隐感觉有一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,但不确定。小唐的母亲是当地社区的一名清洁工,五十多岁。小唐长期和母亲住在母亲单位的宿舍里。   我和小唐探讨有没有尝试通过问妈妈找到自己的父亲,因为小唐现在处于自我认同的关键阶段,但他的生活中缺少可以认同的成年男士。在来往比较密切的人当中,也是女性比较多。这也是小唐性格较为温和、说话声音较为女性化的原因。   咨询之后,我和班主任说起小唐的事情,班主任已了解小唐的单亲家庭的背景,并且小唐的妈妈在开家长会时主动告诉了班主任,让班主任多关注他。班主任介绍说,小唐在班上做事情的确较为扭捏,学生们不喜欢他。事后听该班学生反馈,班主任经常表扬小唐周记写得很好。班主任是一位男性。   第二次咨询   小唐如约而至,咨询前我特意看了小唐的“二十个我”,许多条被删除掉了,原因是他觉得不能给他人看到,例如“我说话娘娘腔”“我被别人觉得太娘了”“我不喜欢三班的人”“我觉得我自己是最不幸的”。每次咨询我都喜欢问小唐,如果很不开心是零分,非常非常开心是10分,你会为自己的状态打多少分?小唐给出2分。我问小唐:“只有2分的原因是什么?”他说:“学习压力很大。上两个星期的月测成绩发下来,退步了。”于是我让他画出自己成绩的波动幅度,他当时就画了出来。后来细细一问,他这次的月测成绩是15名,上次的月测是12名,虽然只是3名之差,但他心里却波澜起伏。   于是,为了纠正他的夸大,我让他画出刻度,并标注上排名,把他的成绩的真实浮动呈现出来,并和小唐一起分析和对比两幅图的不同之处,让小唐理解其实他的成绩是属于正常浮动的范畴。   我再让小唐预测成绩的走向,他直接画下划线,于是我提醒他突然大转弯下滑似乎不合逻辑,这源于他的担心和恐惧。为了不出现这种现象,我帮他树立了正面目标——他想达到的成绩是怎样的。他选了排名前十。   “你会做些什么来达成这个目标呢?”我问。   小唐说心情烦躁时没心思学习,我引导他可以做些什么来缓解,他说听音乐。我一问及可行性时,他却说教室里没有音乐。我再引导他继续想办法,他觉得可以用看风景的方法,让自己冷静下来再学习。   小唐继续谈及他在学习数学时不在状态,不像以前那样积极举手回答问题,原因是现在有些知识听不懂,让他觉得很恐慌,于是学习数学时更加手足无措,不在状态。   我让小唐接纳自己当下数学遇到困难这个现实,并引导他找出相应的解决方法,例如课前预习。小唐提及历史成绩不理想,解决办法是多看课外书,拓展知识面。对于学习成绩和压力方面的问题,我主要引导小唐遇到困难学会找对策,而非一味地沉浸在自己制造的恐慌当中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友发布
南京家教 南京家教中心 南京英语家教 南京数学家教 南京钢琴家教 南京在职老师家教 南京考研
  • 南京天才家教-南京家教第一品牌!(www.tc930.com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皖ICP备1020581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