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本站接受网友投稿,请将文章发送至tiancaijiajiao@gmail.com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习方法 >> 内容

为什么要学习数学?

时间:2017-1-11 9:17:45

在基础学科中,数学是大家认识反差最大的一门学科。有人说数学是训练思维的体操,也有人说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学数学死得早。有人说宇宙之大、粒子之微,无处不用数学。也有人说除了数钱,我不用数学。为什么对数学会有负面看法,原因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学数学。
  学习数学应有两个目标:一是帮助我们认识世界。世界是丰富多彩的。学好数学就像孙悟空有了一副火眼金睛,可以帮助看清世界的面目。二是提高我们的科学素养。数学有知识、能力和意识三个层次,美国数学教师协会把数学能力归纳为:数的运算能力、问题解决能力、逻辑推理能力、数学联结能力、数学交流能力和数学表达能力。意识是对知识融汇贯通后的感悟能力。美国教育学家L.Katz解释说,意识是“相对稳定的思维意识习惯”。数学的能力和意识都是科学素养的组成部分。数学使人聪明,数学使人完美。
  一、因果关系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词汇,学习努力了,成绩就提高了。医生找到了病因,对症下药后,患者就好了。数学告诉我们,生活中还有一种相关关系,它为我们认识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。
  众所周知,一个家庭中婴儿出生,可能是男的,也可能是女的。但在一个城市中,男女婴儿出生比率是稳定的。英国人格朗特把这一规律称为“统计比率的稳定性”。皮尔逊把这一性质广泛应用在生物统计中,并提出了“相关关系”概念。相关关系是一种非确定的关系,如身高和体重、年龄和血压、降雨量与河水流量等等。对某一变量的一个数值,另一变量可以有很多个数值与之对应,出现哪一个数值事先不能确知,但它们出现的频率是稳定的。
  相关关系在大数据时代已经成了热门词汇,大数据给人们最大的转变是,只要知道“是什么”,而不需要知道“为什么”。这颠覆了千百年来人类的思维惯例,是对人类的认知和世界交流的方式提出了全新的挑战。《大数据时代》作者牛津大学教授维克托·迈尔·舍恩伯格在接受《文汇报》采访时,是这样回答的:
  问:在《大数据时代》一书中,您明确指出,大数据时代最大的转变就是,放弃对因果关系的渴求,而取而代之关注相关关系。也就是说只要知道“是什么”,而不需要知道“为什么”。这一观点被很多人认为是您最具价值的发现,也是挖掘大数据最为重要的逻辑。而事实上,这一观点也为您惹来了很多的争议。连译者电子科技大学的周涛教授都在序言里表示看不下去,他甚至认为如果放弃因果关系的分析,是人类的堕落。我想请问:在大数据的逻辑中,因果关系真的不重要吗?
  答:我并不想说“相关关系”比“因果关系”更重要。我只是想强调这样一点,过去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主要是通过“因果关系”,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方法——“相关关系”。可以说,“相关关系”为我们认识世界提供了一个新方法。
  我能理解为什么许多读者都更加倾向于探究“因果关系”。事实上,我本人也是如此,这是我们从小到大的一种思维习惯。举例来说,如果有一天我去餐馆就餐后,突然感觉到肚子痛,我的第一个想法便是我在餐馆吃了变质的食物。但是,造成肚子痛的原因也极可能是我与一个携带病菌的朋友握了手。因此,“相关关系”有时能为我们理解世界提供一个不同的方向。
  我觉得,谦虚的心理与包容的心态在大数据时代尤为重要。很多时候,我们并不能了解“为什么”,我们可以做的便是知晓“是什么”。与其对虚幻的原因穷追不舍,倒不如聚焦于真实存在的事情本身。事实上,有时“是什么”解决了,“为什么”也会迎刃而解。所以,我并不是说“相关关系”比“因果关系”更重要,而是想说,当我们并不能掌握“因果关系”时,“相关关系”不失为一个更简便、快捷的思维方式。(《文汇报》,20131124.)
  鄂威多年从事广告营销工作,他在数据挖掘时发现:听罗大佑现场演唱的人,对上海大众汽车的兴趣会提高30%。追究一下原因,可以发现喜欢这类款式车的人,大致是35岁左右居家型,希望提高生活品质的男性。这类人买大众汽车的频率是稳定的。根据这一分析,鄂威修改了促销计划,获得了良好的效果。
  《财经国家周刊》报导,用新浪微博的数据显示,2013年前11个月,提及“婆婆+房子”的微博仅有785条,提及“丈母娘+房子”的微博有463691条。由此可见,婆媳关系中的房子并非是关注焦点,并可预见丈母娘对中国房地产市场有着潜在的推动作用。与之印证的是,安徽一家房地产商打出的口号是:“你可以不买房,除非你能摆平丈母娘。”
  如果你掌握了“相关关系”等数学内容,就为你认识世界多开了一扇窗口。
  二、人类认识世界一种是通过科学实验,如居里夫人在实验室中发现了放射性元素。一种是通过理论研究,如牛顿总结了力学三定律。数学提供了另一种方法,称为数学模拟法。银行如何确定存款的利率?利率高了银行亏本,定低了就会减少储蓄,一般是决策部门通过数学模拟方法确定出合理的利率。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国还是计划经济时代,每个县市的计划委员会都要下达一年的种植计划。一般制定这一计划是根据多年的经验给出的,不过有时也会出现瞎指挥的情况。
  1983年,我们和济南市合作,完成了《系统工程在长清县农牧业最优结构布局的研究》,即根据当地的土地情况和种植不同作物的效益,给出了一个数学模型,然后对不同的种植方案在模型上演算,最后找出一个优化方案。在长清县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1985年实施优化方案后,农牧业增值两千多万元。《农民日报》1985年8月19日报导:“运用系统工程调整产业结构,长清县建立了最佳种植业畜牧布局。”《人民日报》1986年8月17日报导:“山东长清县运用软科学指挥农业生产尝到甜头,不凭经验办事,要靠科学决策。”并发表一个编余短论“重新学习当领导”。这一经验在山东、江苏多地推广,并称为“长清模式”。
  互联网的普及使“数学农业”得到了充分的发展,《瑞士商报》网站2016年5月5日报导了“数字农田—农田上的计算程序”,介绍了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农业企业家采用FarmFacts程序,使耕作更为精确和有效。数学模拟法在计算化学中得到了最成功的应用。在计算化学中,有量子化学和分子化学两大类算法。美国科学家卡普拉斯、莱维特和瓦谢尔利用数学模拟方法,给出了两大类相结合的计算方法,解决了分子化学中不能模拟酶催化等生物化学的反应,和量子化学不能计算蛋白质的缺陷。这一成果获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化学奖。(《文汇报》,20131014)
  如果你能给出未知世界一个数学模型,那么你就能看清这个未知世界中的每一个角落。
  三、日本数学家米山国藏曾说:“作为知识的数学出校门不到两年就忘了。将知识忘却后剩下的东西,这其中核心的成分就是数学思维。”这里的数学思维就是数学意识,有一封信说明数学意识给一个人的影响。
  亲爱的华罗庚先生:
 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青年,数学成绩毫不出色,就连算数都不大灵光。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数学课却与你有关。至今,我仍记得你在《统筹方法》里以“泡茶”为例。告诉人们,比起先洗茶杯,再拿茶叶,最后烧水的步骤。先烧水,并在等水开的过程中洗茶杯、拿茶叶,是更节省时间的办法。
  通过这篇不到1000字的文章,语文老师要向学生讲解写说明文的技巧,打比方、举例子、列图表。可这一切远没有文章本身影响巨大。亲爱的华罗庚先生,你去世时,距离我出生还有大半年。但你和小学课本里那种“安排工作进程的数学方法”却深深地影响着我。直到今天,从把水壶放上炉子的那一秒钟开始,我就会在厨房里洗杯子、找茶叶,如果只是坐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炉火上的水壶,内心就会因自己的无所事事而充满羞愧感。出门开始一场漫长的地铁旅程前,我也会随手抓几个陌生的英语小纸条;当按下按钮,等待电脑开机时,我会给自己倒一杯茶……我很难计算出“统筹方法”帮助我节省了多少时间。
  我想我并不是唯一一个中了“统筹方法”魔咒的人,和我一样因为一篇课文改变了一生习惯的人应该有很多吧!
  ——一个深深迷恋统筹方法的女青年旅美学者陈宇华讲述过一次经历,他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后,去报考世界著名的科尔尼咨询顾问公司。面试气氛很轻松,一位主考官拉家常一样地问了一些和简历有关的问题。然后话锋一转问:“香港该有多少只老鼠?”陈宇华一下懵了。本能地问:“需要准确的数字吗?”考官说并不需要。陈开始冷静地分析,老鼠一般分布在居民的家中或工厂的下水道里。在家中一般富裕家庭中少些,贫困家庭中多些。因此,应该把香港家庭按不同卫生标准划分区域,然后在每个家庭区域抽取家庭样本,求出不同区域中家庭的平均老鼠密度。再乘以这个区域的家庭总数,可以估计老鼠的总数。这样,他顺利通过了面试。陈的经历我们大概不会遇到,但是分门别类、由繁化简、破茧成蝶(转化)的思维模式,我们是可以借鉴的。(《文汇报》,2004115)
  经济建设的发展,各行各业都需要培养创新人才。创新人才必须具有较高的科学素养,数学意识就是其中的一部分。在社会上我们会遇到各种情况,如教人买彩票的,替人算命的,甚至有帮人选股票的……这些都是利用人们对不确定的迷信玩的把戏。数学思维能告诉我们,哪些是不确定的,哪些是确定的。有了数学思维,生活就不会那么多的模糊,数学思维的人多了,骗子的空间就没有了。
  有了数学意识说明你的科学素养提高了,你和创新人才的距离就缩小了一步。有了数学思维说明你的识别能力提高了,你就像练成火眼金睛的目标又靠近了一步。
  四、2012年新浪微博开展过“数学滚出高考”的调查。在16万被访群众中,有12多万人支持“数学滚出高考”,占受访者75%以上。大家厌恶数学的原因应该是我国数学教育方向出现了偏差。
  数学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传承数学文化,既有知识的讲授,还有能力的培养和数学意识的形成。但是我国数学教育的主流是:只重视知识的传授。表现为重知识轻方法、重理论轻应用、重传授轻思维、重课内轻课外的偏向。
  向人民群众传播数学文化,在国内外有很多经验可以学习。
  华罗庚是国际著名的数学家,他的“典型域上的多元复变函数论”1956年获得我国最高科学一等奖。但华老是一位非常注意向人民推广数学文化的大师。王元院士介绍,华老受网络分析的启发,以泡茶为例,介绍了统筹方法。他编写的《统筹方法平话》1965年6月6日在《人民日报》全文发表,影响了整个一代人。
  更可贵的是华老亲自带领推广统筹法、优选法的小分队,走遍我国20多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上万个城镇。在节约能源、降低消耗、增加产量、缩短工期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,并且培养了一批为国民经济直接服务的数学队伍。
  美国是一个要求国民具有较高科学素养的国家。学者石毓智介绍,在斯坦福大学数学系开设有两门有趣的课程,一是“围棋中的数学”,二是“打结的数学”。下围棋、打毛衣这类活动,我国远比美国更加普及。然而没有人听说有人在研究其中的数学问题,更不会有人把方法搬上大学的课堂。更让石毓智感动的是,2011年2月29日,斯坦福大学数学系举办一场讲座,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坐着轮椅进来的。因为年事已高,头无法坚持直起来,但是她还是坚持听完一个多小时的报告。在美国七八十岁的老人来听科学报告的大有人在。这说明了美国老百姓的价值观和社会风尚,也说明了科学发展在美国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。
  记者沈敏曾报道,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办过一期会计与金融硕士研究生班,其中有高强度的数学和会计课程。我们知道要让学金融的人接受微积分、概率与数理统计等内容并非易事。但牛津大学的托莫科斯教授讲课别具一格,深受学员欢迎。
  托莫科斯教授首先从大家关心的问题说起,他说不同的人对买车有不同的理解,有人把车当成代步的工具,也有人把车当成社会地位的标志。因此,不同的人所偏好的车类型也不同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花尽量少的钱,买尽可能好的车!现在市场上有三种车:A 8000英镑,B 9000英镑,C 14500英镑。约翰想买一辆车,他对A的满意度偏低,对B的满意度较高,对C的满意度最高。我们假设约翰对各类汽车的满意度取决于汽车的速度(S)和耐用性(Y)。约翰对速度偏好,而他父亲则偏好耐用性,不同偏好可用数学表达式表示出来……这些就需要应用数学中的微积分学。
  接下来的几天,教授以如何在不同条件下,预测这个班一年后有多少人会拿到学位,多少人拿不到学位为例,讲解了概率与数理统计学数学知识。课程难度越来越大,但大家的兴趣越来越高。
  一名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学员感触地说:“如果国内数学课也能这样讲,我会很热爱数学的。国内数学课通常先告诉同学,今天讲微积分,那么什么是微积分?表达式是什么?如何求解?有何性质定理?如何推导?最后,大家被一堆复杂公式搞得昏昏欲睡时,才开始简单地讲微积分的实际应用和意义。”(《环球时报》,20041025)
  蔡天新教授在浙江大学数学系已任教25年,2014年6月,他主讲的《数学传奇》登陆“爱课程”(icourses)网。这是一个教育部打造的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网站,包括国内394所高校的1038门课程。《数学传奇》上榜后一直稳居“爱课程”人气榜前三位。蔡教授认为:长久以来,国内的一些科普工作包括数学在内,主要落脚点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、通俗化,也就是让外行人了解一些专业问题。他的新思路是,要把数学和文化真正意义上打通,这样才能提高人民的数学修养。(《文汇报》,2014822)
  蔡天新还把一位33岁的杭州下沙物流工人余建春请上浙大数学系的讲坛。在下面听课的有教授和数论专业的博士生等。余建春在研究数理领域中的卡迈克尔数方面很有造诣。
  在耶鲁,九十多岁的老人来听数学讲座,在浙大一位白领工人走上讲堂。这说明了只有普通人来参与,数学才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。
  大数据时代是一个要求国民科学素质有较高水平的时代,数学教育将是决定大数据发展的核心社会因素。这对我国数学教育即是挑战,更多的是机遇。经验可以借鉴,探索必须亲自践行。敢问数学教育改革和路在何方?记住路就在自己的脚下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友发布
南京家教 南京家教中心 南京英语家教 南京数学家教 南京钢琴家教 南京在职老师家教 南京考研
  • 南京天才家教-南京家教第一品牌!(www.tc930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皖ICP备1020581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