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本站接受网友投稿,请将文章发送至tiancaijiajiao@gmail.com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心理辅导 >> 内容

特长生,你作弊了

时间:2016-10-27 22:28:44

如果说在初三(2)班非要选一个全校知名代表,那肯定不是成绩永远第一的班长,也不是钢琴八级的音乐特长生,而是那个乖张叛逆的江夏凡。
  没错,人人都知道的江夏凡。
  好像每个人的身边都有这么一个同学:他永远坐在教室最后一排,横眉冷目,嚣张跋扈,花样恶作剧层出不穷,是所有老师眼中头痛的问题少年。记得江夏凡刚刚转来的那天,从省城调来不到一年的班主任胡老师(以下简称老胡)皱着眉不悦地说:“新来的同学可能不知道我们学校的校规,我们学校是不能烫染头发的,请你明天把头发弄成它原来的颜色再来上课。”
  江夏凡从讲台旁边经过时漫不经心地回应:“我从小营养不好,头发本来就黄。”然后在胡老师“凶神恶煞”的目光中,走向了最后一排。
  于是同学们都知道了,新来的江夏凡同学是个刺儿头。
  只是令人好奇的是,这样的人怎么会转到这所全市升学率最高的学校?难道是走后门?那关系得多硬啊!
  那个满脸疲惫的少年,在周围的议论声中皱着眉,一言不发。
  窗户外的大树,因为昨天的暴雨,在斑驳的阳光下抽出了新绿,懒洋洋的样子像极了那个趴在课桌上打盹的黄发少年。
  新学期伊始,各班就组织了篮球对抗赛。老胡一宣布这个消息,下面就响起一片哀嚎声。初三(2)班的体育一直是他的心头痛,每次都垫底的心酸感使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教室最后一排。正眯着眼小憩的江夏凡似乎感受到了老胡求救的目光,缓缓地拉开椅子站起来,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我报名篮球赛,任队长。”然后他走出了教室。全班同学都被这霸气的一幕惊呆了,这正在上课呢,他就这么光明正大地逃课了?
  老胡及时回过神:“江同学,请回到座位,现在正是上课时间。”
  江夏凡在跨出教室前回头看向老胡:“刚刚睡过头了,忘了上厕所,现在憋不住了。”
  教室里一片寂静,刺儿头果然还是刺儿头。
  为了不再垫底,老胡特地批准他们临时组成的篮球队每天可以训练一小时,一群热情洋溢的少年,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。
  “李特,从右边急速运球,突破上篮!”
  江夏凡冷静的声音传来,李特立即向左运球绕过一旁的人,跨步投篮——偏了!
  “自作聪明,要真是明天就比赛,脸都要被你输光!”江夏凡的毒舌彻底激怒了李特,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,这个月一直忍气吞声地接受他的训练,作为前任队长,他早就受够了!
  李特“砰”的一声把篮球砸在地上,怒吼道:“你一个关系户转校生,凭什么一直对我们呼来喝去?你这一个月来一直都是动口不动手,一次都没有练过,谁知道你是不是纸上谈兵?”
  江夏凡抿着嘴唇,冷冷地看着李特,一言不发。正当后者被看得心虚时,江夏凡捡起地上的篮球,一个箭步从李特旁边运球跨步上篮,一气呵成,动作干净利落!
  “我们是一个团队,明天一个不少的给我滚来比赛!”说完,江夏凡直接转身走了,剩下几个男生面面相觑。
  站在远处的老胡,嘴角隐隐地带着笑意,看来这次终于不用垫底了。
  第二天的比赛,江夏凡让李特作为主力。自己则是盯住对方的主力。果然不出意外,轻轻松松获得了第一。整整一天,老胡满脸都是笑意。晚上他被其他班的老师逼着交代哪里挖来的学生,那一手盯人的功夫相当不弱啊。老胡悄悄地说:“那小子,以前是省篮球队的,被他妈逼着来我们学校提高文化成绩。”
  因为一场篮球赛,江夏凡收获了几个少年最真挚的友谊。
 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时,老胡在讲台上特地批评了江夏凡:“150分的数学你竟然只得了39分,你连人家李特的零头都没有!”
  江夏凡瞥了一眼李特的卷子,发现他有140分,不由得多了一丝懊恼,他的尾数居然都比自己多1分。
  每个人都是这样,如果两者之间是有很大差距的,那么落后的人觉得理所当然,如果差距很小,落后的人就会不甘心:为什么偏偏就只差那么一点,如果那道选择题不做错,我就比他多了……
  江夏凡也不甘心,就只差1分!很显然他已经忘记了中间还有100分的差距。
  初三的日子总是在各种考试中度过,会考成绩出来那天,李特拿着江夏凡的数学卷子满世界宣扬:“我哥们,全年纪唯一一个做出附加题的人,牛不?”
  江夏凡看着傻里傻气、说话耿直的李特,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笑意,这个月每晚的挑灯夜战看来还是很有作用嘛。
  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揍你!”李特的声音仿佛带着翅膀一扇一扇地游进了远处江夏凡的耳朵里。
  “本来就是,上次考试还只考了39分,这次就能做对附加题了,肯定是作弊,不然进步怎么这么快!”尖尖细细的声音,一听就知道是那个音乐特长生的。
  “哦,对了,他是靠关系才转进我们学校的,说不定还有人漏题给他呢,就你傻乎乎地把他当朋友,说不定人家根本看不上你!”
  江夏凡皱着眉,他在这个年级停留了两年,努力一个月做对了一道附加题有什么好奇怪的?怎么越说越过分了!
  他小跑着过去拉开正拽着人家女孩衣服的李特,笑着说:“李特,你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?她们女孩本来就只有八卦这点乐趣了,你别剥夺人家的权利哈。”
  那女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她梗着脖子嘴硬道:“谁不知道你是关系户啊。”
  江夏凡拖着李特离开,边走边说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啊!”再说,他都留级两次了,他实在没好意思把后面一句说完。
  大家莫名其妙。
  李特使劲把脖子转向后面吼道:“我哥们以前是省篮球队的,你们这群猪!”
  都是特长生,何必呢?
  “作弊”这件事还是给江夏凡带来了不小的困扰,自己明明努力了却被说成作弊、走后门,难道自己给同学们的印象就是一辈子的差生?
 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学校的江夏凡,经历了他有生以来最尴尬的一天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友发布
南京家教 南京家教中心 南京英语家教 南京数学家教 南京钢琴家教 南京在职老师家教 南京考研
  • 南京天才家教-南京家教第一品牌!(www.tc930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皖ICP备1020581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