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本站接受网友投稿,请将文章发送至tiancaijiajiao@gmail.com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小学学习 >> 作文 >> 内容

小学作文:西瓜熟了

时间:2016-8-26 11:11:38

这年夏天,威尔斯的瓜地里长出了一颗少见的大西瓜。
  他声称,这瓜是留种用的,还说,要用这颗瓜的瓜籽儿,来年再种它一大块地呢。
  唉,要是能把这颗大西瓜偷来就好了。一定比别的西瓜都要好吃!
  我和弗莱德、裘德盘算着,怎么样才能得手。
  可是,这谈何容易!要是不幸被威尔斯看到或抓住,他发起火来,还不叫人脱层皮啊!
  因为,每到晚上,他都坐在他的牲口棚旁的阁楼上,“虎视眈眈”着呢!
  我们坐在门廊前乘凉,每每看到他在阁楼上的窗前“严阵以待”的身影,一种莫名的紧张和烦躁感,就会油然而生。
  “瞧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!”爸爸总是这样评论,“谁要是想偷瓜,看了这个样子就先会被吓死的。”
  一天晚上,月亮滚圆滚圆的,像颗成熟的西瓜。
  弗莱德和裘德邀我到小河去游泳。皎洁的月光,照得大地一片通明,像白昼一样。一切都在柔和的月光下变得温情脉脉的了。
  这样美丽的月夜,能使人感到,此时此刻,世界上没有什么做不到和不能做的事情呢。
  我们在水里尽情地扑腾了一阵子,身子渐渐热乎起来。
  我们爬上岸准备休息一会儿。这时,月亮又悄悄地爬高了一些。
  突然,弗莱德说:“威尔斯这个老家伙!今晚可不用担心他的西瓜了,瞧这大月亮!什么都被照得通明雪亮的。”
  “哼,他才不会那么傻呢。”裘德说,“我来的时候,还看见他正站在阁楼上守望着呢!他的西瓜呀,就像放进了国家银行里,保险得很呢!”
  我站起来说:“什么?保险得很?我偏就不信这个邪!我现在就去摘一颗来。你们等着瞧吧!”
  他们都惊讶地、好像不认识我一样看着我,半天也没出声。
  我顿时也沉默了。说实在的,我是把话说大了一点儿。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,当时我怎么会鬼使神差地说出那番大话来。
  “我看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。”裘德说,“从这儿,到老家伙的西瓜地,足足有二百米远呢!”
  “就是嘛!”弗莱德也说,“最好另找一天,等没了月光,咱们摸黑再干。”
  “亏你们说得出口啊!黑灯瞎火地干,那算什么本事啊!”我说,“要我说啊,我就是偏要从老家伙的鼻子底下把瓜摘走,说干就干!就在今晚!”
  说完,我率先顺着河岸走去。
  我明白,此时,我再改变主意已经来不及了。
  当然,我根本也不想改变主意。
  到了瓜地对面,我们拨开柳条,悄悄朝着牲口棚望去——老威尔斯的身影历历在目!
  “天哪j我看你不会得手的!”裘德断言,“还不等你走出几步远,他就会发现你的。”
  “我才不会那么蠢呢,我要大摇大摆地走过去。”
  我的口气真是大得可以呢。
  于是,我钻出了树林,趴平了身子,匍匐着向前爬去。
  不用说,我身旁的草丛,随即就发出响声。
  爬了几步,我抬起头,警惕地向牲口棚方向望了望。
  咦,竟然没有什么动静呢!忽然,身旁传来“吧唧吧唧”的声音,吓了我一跳。我连忙定睛一看——乖乖!原来是一只鳖正在啃吃小西瓜呢。
  这段路显得那样漫长!我每向前移动一步,总觉得威尔斯先生已经发现了我。不知爬了多长时间,我总算爬到了大西瓜面前。
  看着那硕大的、圆滚滚的、被月光映得绿油油的西瓜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我静静地躺了一会儿,喘着粗气。我感到,那浓郁的泥土气息,还有腐烂的西瓜蔓所发出的霉味,直扑鼻孔而来。
  我心里直嘀咕:天哪!我这是在干什么啊!
  管不了那么多啦!一不做、二不休,我咬着牙,用手抱住大西瓜,使劲弄断了瓜蒂,又瞅了一眼牲口棚——嘿,竟然没事儿!
  于是,我悄悄推动着西瓜,原路返回了。这颗西瓜沉得很,我一步一步推动着,心里越来越紧张,生怕西瓜滚动起来,弄出什么动静来。
 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?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!
  我使尽最后一点儿力气,终于把瓜推进了柳树林。
  伙伴们一把拽住我:“嘿!真棒啊!真有你的!”
  “少啰唆啦!快把西瓜抬走吧。”我自豪地吩咐说。
  于是,袭德和弗莱德,一人抬一边,我扶着瓜身,摇摇晃晃地,有好几次差点儿把西瓜掉在地上。
  我们把瓜运到游泳时休息的洼地上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畅快地吐着气。
  弗莱德拍了拍大西瓜说:“哈!到底给弄到手了。”
  “我看,我们趁现在四周没人,赶紧打开吃了吧。”裘德建议说。
  “先别忙,”我说,“知道吗,这可是老威尔斯留的种瓜,要慎重对待。还是由我来开吧。”
  小刀“噗”的一声戳进了厚厚的瓜皮里。
  西瓜发出“哧啦”一声脆响,就裂开了。
  水淋淋的瓜瓤,在月光下熠熠发光。我连忙掰下了一大块,咬上一口。呀,真是太水灵、太美了!我闭上双眼,只觉得甜甜的西瓜汁涓涓地滑进喉管,味道真是妙不可言啊!
  我们敞开肚皮大吃起来……
  不一会儿,我们就吃得肚子鼓囊囊的,嘴里黏糊糊的。
  可是,西瓜只“消灭”了一半呢!
  这时候,我才突然感到一阵怅然和感伤: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费了这么大的气力,瓜却吃不完。我支起身子说:“怎么样,该回去了吧?”
  “可是,这……怎么办?”裘德指了指剩下的一半西瓜。
  我一脚把它踢成了几块,踏上去,踩扁。
  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我如释重负一般。
  他们也都茫然地点了点头。
  回家的路上,我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
  虽然我知道,弗莱德和裘德被我的行动所折服,但是,不知为什么,我却丝毫没有胜利者的喜悦。 “你到哪儿去了?”我一回到家,爸爸就警惕地问我。
  “游泳去了。”我有点儿心虚地说。
  这时,我扭头向老威尔斯的牲口棚方向瞟了一眼。
  那里,明晃晃的月亮依旧悬在天上,窗口也看不见他的人影。原来,他是朝瓜地中央走来了!我紧张得心儿子像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。
  他径直走到丢瓜的地方停下,四周看了看,接着,又弯下腰在地上摸了几下。然后,他猛然直起腰来,号啕大哭起来!那呼天抢地的哭声,真是凄惨啊!
  这时,爸爸从椅子上“倏”地站起,而我的双腿像被钉住了一样。
  威尔斯先生发疯似的在瓜地上胡乱搜寻着。他一边号啕着,一边发疯似的胡乱踢着,把西瓜一颗颗踩得稀烂!
  爸爸赶过去,想用双手抓住他。他一把将爸爸推开,爸爸趔趄着倒在地上。
  他双眼发直,牙齿紧咬着下嘴唇,脚下还在踢着、踩着。
  最后,他在丢西瓜的地方停住了,胸部急剧地起伏着。我觉得,地球好像都要停止转动了!
  “我留的种瓜没了!”他哭诉着,泪珠闪动着。
 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发出这样痛切的悲鸣。
  “我妻子入春以来,”他哽咽着说,“一直在生病,我琢磨着,等西瓜熟了,就给她吃,好补补身子。瓜籽
  儿就留到明年做种子用。她可是望眼欲穿啊,每天都在问我,西瓜熟了没有?”
  我禁不住抬头向他家望了一眼。
  这天夜里,我怎么也难以入睡。
 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,黑暗笼罩着大地。
  我感到深深的后悔!因为我的虚荣心和好强,竟使我对一位老人做出了这般残酷的事情!
  天刚刚亮,我就跑到厨房拿了一个纸袋,向河边的洼地走去。
  清新的空气迎面吹来,夹着淡淡的罄香。
  我看着地上糊满泥浆的西瓜皮,昨天晚上威尔斯先生疯狂般的伤心的情景,又浮现在眼前。
  瓜籽儿稀稀拉拉地撒了一地,上面还粘着红色的瓜瓤。
  我耐着性子,把一颗一颗黑色的瓜籽儿拣了起来,小心地摘去上面残留的瓜瓤和泥浆。
  回到家,爸爸问我:“你老实告诉我,昨晚你干了些什么?”
  “爸爸,”我怯怯地说,“我想……我想和威尔斯先生谈谈。”
  “说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爸爸继续追问着。
  “我好害怕。你能和我一块儿去吗?去了就知道了。”我几乎是在央求爸爸了。
  “那么,好吧。”爸爸语气缓和了一些。
  威尔斯先生家门口有一条用砖铺成的路。一踏上去,我的双腿就开始瑟瑟发抖。到了他家门口,我的心里“怦怦”地跳个不停。
  我敲了敲门。维拉迪来开门。
  “我想和你爸爸谈谈,可以吗?”我耷拉着脑袋,不敢抬头看她。
  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  这时,威尔斯先生走了出来。他眼窝深陷,看上去瘦了许多。
  他眼睛怀疑地盯着我,好像我脸上长了什么东西一样。
  我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咬了咬牙,递上纸袋,鼓足了勇气说:“对不起,威尔斯先生,这是您那个大西瓜的瓜籽儿,我把能找的都给您找回来了。”
  爸爸和威尔斯先生吃惊地看着我。但是,我没有躲开他们的目光。
  “这么说,瓜是你偷的?”他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。
  “是的,威尔斯先生。我对不起您!”我如实回答说。
  “天哪!你为什么要偷呢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“难道你不知道,那是我留种的瓜吗?”
  他挺直了身子,眼里突然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。
  我吓得真想赶紧溜之大吉,可是,双腿却没有敢挪动一下。
  “你知道吗,我妻子太需要那颗西瓜了!”他说,“以前,我以为是她自己要吃呢!其实,她是想邀请左邻右舍来做客啊,她想让大家一起尝尝。可是,这太让她失望了。”
  我羞愧地低下了头:“我一点儿都不知道,真对不起。”
  “孩子,你以为把瓜籽儿送回了,就没事了?”
  “我想,至少,这样我会好受些。”我抬起头来解释说,“西瓜已经难以复原了,可种子,种子还在呀!种子就意味着明年呀!”
  “可是,今年呢?孩子,你知道吗,你把今年的一切全毁了!”
  “我十分抱歉,太对不起了。”
  我再也不敢正眼看他了,我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向旁边他的女儿维拉迪。
  “不过,”威尔斯先生瞅了我一眼,说,“我对自己昨晚干的事,也感到羞愧和内疚。你,只是毁了今年的一半,而另一半,却是被我自己毁了。我们两个人都有错啊。”
  “有种子,就有明年呀!”我搜肠刮肚,寻找着可以安慰他的话,“明年,我一定帮您,威尔斯先生。”
  威尔斯先生这才看了我爸爸一眼,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。
  “是呀,我种这一大片地,倒也需要个男孩做个帮手,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小家伙。”他走到我跟前,把手放在我的肩胛上,说,“今年,是没有办法了,明年,肯定还要种的,那么,我们两个一块儿种!”
  “太好了,威尔斯先生!”我偷偷地看了维拉迪一眼。我发现,她的眼睛在笑呢!
  “可是,还有一点,威尔斯先生,”我突然想到,“你不必再用什么大西瓜来请大伙做客了。要知道,门廊前再没空地方了,我和维拉迪随时要待在那儿呢!”
  爸爸和威尔斯先生听了,先是一愣,接着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。
  维拉迪的脸一下子红了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友发布
南京家教 南京家教中心 南京英语家教 南京数学家教 南京钢琴家教 南京在职老师家教 南京考研
  • 南京天才家教-南京家教第一品牌!(www.tc930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皖ICP备10205810号-1